帐号: 密码: Cookie:   注册| 忘记密码 
 
请输入您的关键字      
  您的位置: 大别山网 >> 文章中心 >> 大别山情怀 >> 网友原创
 阅读文章

有一种花开

  文章作者:佚名来源:网络转摘浏览次数:2442字体:字体颜色
 阅读权限:游客身份花费会员币:0添加时间:2008-09-08 15:26:19提交会员:admin
   题记:看美丽的龟山杜娟花图片而作,以文助兴。
     

那种花,漫山遍野的红艳,开在春天的照片里,只一眼,就叫我流泪,叫我发呆。为什么,为什么我总是错过?为什么我总是遏止不住的激动,与不安?

五一节刚过,就有人传上来照片,一树树,一蓬蓬,就是高大狂野的花树,单一的火红的颜色,轰轰烈烈,蓬蓬勃勃的,只一下,就把天空照亮,燃着了。燃着的,不是一棵两棵树,而是几里、几十里的大地,还有天空。燃着的,更是无数的,每一个看着这火红花开的照片的人心!

那里的天空是红的,那里的大地是红的,因为正当花期的杜娟,把沉寂多久的睡眠着意喧哗,以一种清新的精神饱满的态势,以一种哧人的浩瀚声浪。那里的人心是红的,因为沸腾的花海在侵染,在呼喊,无不叫人心底自燃。

我曾写过一句诗:我不知道我做过多少的傻事,天真幼稚总是遗落昨夜的星星。

我明白,原来说的仍是我,我自己。

曾经在这之前,我就看到过热烈的标题:稀世奇观,麻城龟山红胜火。我却一次次不以为然。因为在我的印象里,明信片上那个日出时披着红纱的龟峰,远没有我们罗田天堂寨的峰峻林美,石怪松奇;也没有英山绿成一片云海的茶园清香四溢,也没有诸多的香花绿树叫我怦然心动。

可是,爱花的我,原来不知,就是那最美最红的花儿,把龟山血染就,成了画面上朦胧的混沌未开,而一直蒙蔽着尚在梦中的我呢!

曾经为每一朵花开激动颤栗,为每一朵花开起伏唱和,从第一朵桃的粉红的心事,春天就把花的降临,上演成愈热愈炽的多幕剧,使我已无法腾出身手去一一迎接。任它们开着,任它们比赛着呼喊,比赛着谁美谁香,单弱的我如何能敌来势汹涌的千军万马。

但,纵是力怯,纵是情薄,我如何又敌得过这画面上只轻轻的一瞥!

“回眸一笑百靥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。”相不相信当年盛世的唐朝,就这样轻轻颠覆在一个女子花样的笑容里。

“素面已云妖,更著花钿饰。脸横一寸波,浸破吴王国。”相不相信当年得胜回朝,蹄高气扬的吴王吴差,就这样甘愿迷醉在敌国送上的美人香饵里,直至身败名裂,被沦落为奴的越国一夜击沉历史的深渊。

花,一直是女人唯美的面容,是婴儿娇弱的呼吸,也曾是一个王朝坚固的盾牌。爱花,赏花,拟花,自古无人能越过。爱花,就像君主爱他的土地,爱他的臣民,虔敬而深沉。

在历史上,一种花,往往与一座城市,或一个国度、地域相关联,甚至成了其代名词。如天山的雪莲,洛阳的牡丹。最近更有香港的紫荆花,澳门与莲花,万全与兰花。

今天,我见了龟山千里溢彩,滴血残阳的杜娟,就想起这些,麻城不当只以歧亭的杏花,作千年前牡牧的绝唱,而更应以这悦人眼目的杜鹃花,作它扬名天宇的呼喊。

谁能见过一树的花开,轰轰烈烈的撑起满树的红色雨伞,而不是绿荫?谁能见过浩浩荡荡一泻千里,把一座座山峰染成花的红海洋,全是这单一色的杜鹃喷薄成的红浪花?

谁能见过千年花树枝干遒劲曲折,形似枯干却光滑柔韧无比?它们历尽多少年的风霜雨雪,寂寞花开花落几人知?

写到这里,我就象那首先摄下第一株寂寞杜娟红的人一样,冲口而出:它们原是等我而来的!等我而来!

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个为罗田旅游胜地打下名品牌,如今又在为黄冈旅游弹精竭虑的作为人的激情与信心。只那么一眼,他就认定,不久的将来,龟峰的杜娟花将从书页里、媒介处呼之欲出,喷薄成麻城耀眼的旭日朝霞!

我打心里好为他高兴,为了他新事业的起点,和他一直以来脚踏实地,不畏大自然艰险困阻的敬业精神。那些事迹,曾经一直在我脑海里低徊不己,因为我为自己生在罗田,拥有梦中天堂的青山绿水而骄傲自豪,并满足。感谢生命,感谢生活,更感谢这为我们创造美的生活的人们。

因为我爱,爱这一方深情的土地,爱这一方灵性的四季自然。梦想脚踏千山秀水,梦枕香花惠草,阅历世间美丽珍奇,一直是我努力上进的催化剂。

它们原是等我而来的!我只在心里再一遍重复,不久的将来,我定会不畏路远山遥,一身轻快地穿行在那远远高过我的杜娟丛里,作穿花蝴蝶,化呓蕊蜜蜂,久久地陶醉,忘我,作那幸福而神秘的与天地相融,与日月同在,与岁月相忘,与时间相止的体验。

它们原是不寂寞的。有一种花开,是开在人的内心深处的。我相信龟山杜娟的存在,早就是当地人的日夜守望,梦里的香甜。只因一种出于对大自然的敬畏,对生命的敬畏,千百年来,让这样美丽红艳的杜娟花久久地开放在他们的生命里,聆听他们的欢笑,也时时试拂因穷困的生活而带来的忧愁。

我记得一些传说,杜娟花原是一种名叫杜娟的鸟儿,因日夜悲啼,泣血而死,它的血染红了大地,大地上就有了杜娟花。“蜀国曾闻子规鸟,宣城还见杜娟花。一叫一回肠一断,三春三月忆三巴。”以杜娟花闻名的蜀国就有着这样的咏叹。

我更知道,麻城在中国近现代史上,有着多少光荣的史页。一直以来,麻城是黄冈革命老区的榜样,它的每一寸土地,每一道山梁,更是英雄血泪染成。“鲜红滴滴映明霞,尽是冤禽血染成。”所以,我更愿意相信那种猜想:这千百年来,养在深闺人未知的杜娟花海,是大别山英雄们微笑的安眠。

也许,随着历史的流逝,英雄的面容会离我们越来越远,可是,历史却为我们留下了这英雄的土地,英雄的花儿!年年岁岁,每当春回,在杜娟花海里浸染一下自己尘世的灵魂,感受花红的璀烂,感受漫山遍野花开的轩昂大气、馥郁芬芳,让自己从久远的英雄笑容里找回人性的善良、正直、美丽、坚强,又何不是生命之幸!

让一切都不是梦想,让花开成为年年岁岁的相约相守!

有一种花开,就在我们看过游过这美丽的花海的人心里!

有一种花开,它隔着冷冰冰的屏幕,扑面的芬芳却挡也挡不住,隔着千里万里的翘首,泛滥的花洪铺天盖地砸向梦魂的深处。

有一种花开,虽在尘世却远离喧嚣,深植在人们心中,历经世世代代千千万万人的相守相望。看似孤芳寂寞,实则因沉实而愈加无言诉说,那份深沉,那份默契,缘定今日,情牵前生后世。

有一种花开,隔着梦魂深处的翘望,黑暗里轻轻问一句:你在吗?

我在!我在呀!

一声来自地层深处的冥冥回答,犹如漫漫冬夜里的火花,让处在茫茫人海里孤寂的心从容取暖,美丽优雅。一种花开,就这样照亮了一个异乡人寒夜的梦,温暖着一颗千年潮湿的心。

愿花开成为年年岁岁春风里的呼啸,愿大地是茫茫岁月里结出的一份殷实。

 
·上篇文章:览大别山有感
·下篇文章:歌唱(外一首
复制 】 【 打印
 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特别声明: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,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。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们尽快予以更正,谢谢。
关于我们 | 业务范围 | ALEXA 排 名 | 广 告 价 格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产品推介 | 友情连接 |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4-2016 大别山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  备案号:鄂ICP备18003411号-2     页面执行时间:50.78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