帐号: 密码: Cookie:   注册| 忘记密码 
 
请输入您的关键字      
  您的位置: 大别山网 >> 文章中心 >> 大别山情怀 >> 网友原创
 阅读文章

想起儿时的那场雪

  文章作者:佚名来源:网络转摘浏览次数:2243字体:字体颜色
 阅读权限:游客身份花费会员币:0添加时间:2009-01-10 18:20:07提交会员:admin
飘啊飘的雪花如那已逝去却永远洁白而欢快的童年,挑逗着我疲惫而近乎呆滞的思绪,我由此轻松、清醒起来,不由得想起了儿时那场雪。
于是,多日为生计、为儿子的劳碌与苦的孤寂或沉闷,终于像雪花溶入大地一样,反正是有或虚无的了。
我找回了失落的感觉,不得不在雪花飞舞的唱着旧年谢曲、新年祝福的夜里,赶紧行动,不让这种感觉重蹈洁白而天真者或许不算完美的足迹。
让它凝固罢。刺骨的风自然慷慨地去为我的行动擂鼓助威,未经我的许可便将记忆撕开一道裂口,仿佛一个淫魔撕开一位柔美的少女……
是的,我确乎听到了——泣别的雨声,抑或真诚的祝福?
我深感重负,又确感茫然,对漫天雪花般的问候,千变万化般的温情。为何我没有冲动,在风尘美女的柔情蜜语面前?为何我没有安全感,在法治的社会?为何我总觉孤寂,在和谐的时代?……
也许,我老了。岁月销蚀了我的生命,社会吞噬了我的单纯,物欲冷却了我的激情,科技淘汰了我的心智。
但是,冬天依旧地寒冷,尽管雪花不见得总是飞舞。只要是雪,就会以洁白与快乐去粉饰冬的索然,增添些许希望的向往。
儿时原本如此,就像这放浪的雪花。我们穿着单衣,屐着木屐,在雪地里与硕大的雪花共舞。我们多么想化作一朵飘飞的雪花啊,混在漫天的雪舞中。只有儿时的雪在我的脑海里化不掉,正如对故乡对母爱的依恋!然而,如果没有冬雪,我很少忆起儿时;或者我在瑟瑟的冬风里,总要油然地思念起雪花来。我自身也需要冰冷、洁白的洗濯,宛若生理本能对异性的需要。我能好好活着,我没有丧失生存本能般对雪花的依恋。我有时也便很快乐,不过,独自分享的时候胜过与人分享。正如雪花的飞舞是本该飞舞,我的傻笑本是情不自禁。我怕好心人的暗暗担心,以为我疯了的缘故。
其实,我不寂寞。窗外有张牙舞爪的寒风,寒风裹胁的飘飞的我敬慕的灵魂,还有在安徽金寨天堂小学任校长的家门弟弟吴险峰。
这个只在儿时在他家见过一面,二十余年后去年清明节在老家英山邂逅的弟弟,听说我要出书,当即表示给予支持,别后不到一个月就寄予我2000元钱来。而我一直未能答谢,为此总在怀疑自己真的老了,失落了雪花一样的灵魂与寒风般的激情!
我颤抖着,在无风、晴朗的卧室里。但是,一见天空中的洁白的花朵,我飘飞起来,竟把自己当作高贵的冬季的灵魂了。
他曾说,那是一场多大的雪啊!大雪封山,你归家路堵,我们总算能多呆一些日子……
是啊。那场雪好大、好深!
2009年1月6日夜于黄州东门书屋
·上篇文章:古岳之西今与昔 大别腹地话沧桑
·下篇文章:话说大别山网
复制 】 【 打印
 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特别声明: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,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。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们尽快予以更正,谢谢。
关于我们 | 业务范围 | ALEXA 排 名 | 广 告 价 格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产品推介 | 友情连接 |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4-2016 大别山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  备案号:鄂ICP备18003411号-2     页面执行时间:19.53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