帐号: 密码: Cookie:   注册| 忘记密码 
 
请输入您的关键字      
  您的位置: 大别山网 >> 文章中心 >> 漫话大别山 >> 漫话大别山
 阅读文章

蕲州钓鱼台漫话

  文章作者:岳西庚来源:蕲春文史浏览次数:2148字体:字体颜色
 阅读权限:游客身份花费会员币:0添加时间:2010-12-11 18:03:14提交会员:admin
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《蕲州钓鱼台漫话》

蕲州钓鱼台漫话
作者:岳西庚 来源:《蕲春文史》第21辑


  蕲州钓鱼台,位于镇南大江之中,距岸600米许,原为江中一带出水的嶙峋石矶,秋冬水涸,石矶更露峥嵘。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此矶岿然不动。

  宋明之际,钓鱼台被称为“新生矶”。南宋理宗景定三年(公元1262年),州治、县治迁入蕲州城内。蕲州遂成商贾云集、烟火万家、帆桅如林的崛起之地。其时蕲河尚未改道,春夏水涨,一遍泽国;加之河床改变,石矶亦随之“沉浮不定”,几成暗礁,来往舟楫受害不小,时人以为江底新长出一带石矶,称其为“新生矶”。

  与“新生矶”隔水相望的蕲州江边有一石鼓寺。世传不知何年何月从江上“飘流”而下刻有铭文的石鼓,手敲之笃笃作声,人们深以为奇,遂建寺以期留住“神气”,并在寺壁绘孙权系船饮酒和大宴群臣画像,寺内塑孙权座像。显然是“特派”孙权“镇守”“神气”。寺庙几毁几建,壁画和塑像亦几毁几画几塑,足见昔日江东霸主孙权之影响力。每每夜半,石矶惊涛,寺内钟鼓,隔岸唱和,送人入梦,也不知历经了几多春秋。

  明代嘉靖八年甘泽《蕲州志》载:“新生矶,在州西南三里大江中。学士李东阳过此有诗,见艺文。”此“李东阳”,即明弘治年间文渊阁大学士、礼部尚书李东阳,湖南茶陵人,遥想当年李尚书衣锦还乡意气风发,过蕲州城时见石矶奇景,不禁诗兴大发,便以“蕲州江中怪石”为题,吟道:

突兀山城抱此州,江间怪石拥戈矛。
随波草树愁生隙,骇浪蛟龙却避流。
岂有岹峣能砥柱,祗多冲突向行舟。
凭谁一试君山手,月落江平万里秋。

  本一江中怪石,因名人题诗,名声渐响,始引游人。好事者遂在矶上建小亭,美其名曰“浮玉亭”,矶曰“浮玉矶”, 昔日季节性暗礁因此凭添海事安全和美学意义。此有明代文坛“后七子”之一、李时珍好友吴国伦(阳新籍)《题蕲州浮玉亭》为证:

石扼中流险,亭当一柱支。
河山悬震荡,日月莽推移。
岸树微茫出,风帆上下驰。
望中吴楚尽,秋色最堪持。

  时年27岁(公元1550)的中书舍人(官名)吴国伦志得意满,其伫立船头,移目嶙峋石矶上的浮玉亭,但见帆影上下翻飞,两岸树木时隐时现,不禁赞叹“秋色最堪持”!可惜“亭当一柱支”的浮玉亭经不住江上风雨飘摇,至明万历前垮掉。

  明万历十七年(公元1589年),剿毕农民义军的知州徐希明洗罢血手,做了一件大善事,他安排人工取白石(石英石)在矶上砌筑高台。由于白石醒目,日夜可辨,使过往舟楫可避。其航标功能充分发挥。文章越做越大。又不知何方神圣放言,道此矶乃天上文昌星司守,遂有乐善好施者在矶台上新建文昌阁,供好读诗书的州人敬香祭拜,祈求子孙中举做官,其规模远胜前代。骚人墨客上得阁来,在袅袅香烟中远赏大江美景,亲历惊涛骇浪,体验“卷起千堆雪”的那份豪迈,其人文旅游价值大大提升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,清康熙二年(公元1663年)仲夏,一场狂风暴雨摧垮亭阁。乾隆年间被人呼作“新安使君”的当地父母官为恢复古迹以示太平,主持重修文昌阁,后有乾隆四十九年进士刘之棠(邑人)题《重建文昌阁》诗云:浮玉矶头石蹲虎,钓鱼台下蛟龙舞……携酒登矶谋重构……上流骇浪撼龙矶,隔岸钟声敲石鼓。山麓斜带凤凰冲,指点游人吊白甫(指城里的白甫冲,传说,李白、杜甫在此经过)。夜深长啸落星寒,北斗栏杆照江渚。正是此诗首次出现“钓鱼台”。钓鱼台名沿呼至今。

  清康熙年间,邑人卢綋、顾景星在编写《蕲州志》时,为增补“蕲阳十景”,先后推荐钓鱼台为“浮玉新矶”、“浮玉晴沙”。

  顾景星是明末清初“康熙招见、不愿出仕”的大学者,诗如其人,其《题浮玉新矶》透出一番沧桑气象:

埤堄连云出,涛声绕树长。
无情江上石,独立阅兴亡。

  既被当世当地名人荐为“蕲阳十景”之一,无疑具备超强的广告效应,游人登临赏景,休闲垂钓,题诗壁上,俨然一方名胜。

  晚号“雨湖渔人”的蕲籍清代诗人吴展其,以《浮玉晴沙》为题,告诉后人当年的钓鱼台胜景是何等清丽婉约:

新矶浮玉拥孤岑,小雨初晴客舫轻。
浅渚沙痕淘浪白,短桥山色渡江清。
平连远水玻璃镜,倒影遥天翡翠屏。
隔岸何人弹落雁,西风一曲忆湘灵。

  历史进入近代,钓鱼台濒遭战火洗礼。据清宣统《湖北通志》载:清咸丰四年(公元1854年)九月十五日,湘军水师急欲夺取蕲州城,与坚守蕲州城的陈玉成部展开激战。是日太平军初战失利,战船被烧数十艘。十七日,湘军杨(载福)、彭(玉麟)水师巡哨船至城下。太平军急用飞棹追击,直逼湘军水师营前。杨载福令哨长鲍超等傍南岸西下,纵火烧钓鱼台,欲断太平军后路。孰料太平军围攻益剧,直打得巡哨水师全营覆没,营官白人龙、千总何如海、邢炽然、监生徐国本均被击毙。钓鱼台之役惊泣鬼神,文昌阁、浮玉亭也就被毁。

  “无情江上石,独立阅兴亡”。钓鱼台也是清廷丧权辱国的见证者。1858年中英《天津条约》签订后,与蕲州邻近的汉口、九江等长江沿岸城市被辟为通商口岸,英国等外国商船可在长江沿线通商各口岸自由往来。清光绪年间,英国商轮“龙和”号被称为航行最快的无敌号,可中国招商局的“江新号”被人们誉为“飞将军”,航速超过“龙和”,故时有“飞江新,快龙和”之说,帝国主义者心有不甘,随后采取收买和暗杀手段谋害了“江新”轮中国司炉工人(蒸汽机加燃料的炉前工)。毕竟,在英雄的中国人面前,“龙和”之类再蛮横也逃不脱退出中国的命运。

  1938年6月15日至中秋间,蕲州一带遭日本侵略者飞机5次轰炸、扫射,钓鱼台遭燃烧弹焚烧。昔日风流的钓鱼台从此面目全非。蕲州钓 鱼台有此一番沧桑和人文风采,却未能入围中国“十大钓鱼台”……

  “江山留胜迹”。而今,钓鱼台仅为江中一墩,上建航标。岁岁年年,长江涛声依旧,岸畔芹菜青青,偶有发思古之兴者,只能江边凭吊,叹历史兴亡,赞现世昌盛。
·上篇文章:漫话龟峰
·下篇文章:中国十大经典绿茶之一六安瓜片的由来
复制 】 【 打印
 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特别声明: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,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。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们尽快予以更正,谢谢。
关于我们 | 业务范围 | ALEXA 排 名 | 广 告 价 格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产品推介 | 友情连接 |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4-2016 大别山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  备案号:鄂ICP备18003411号-2     页面执行时间:42.97MS